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云中之瞳 第二卷 梦中不知身是客 六十四 莫向光明惰寸功

发布时间:2020-01-16 16:54:30

云中之瞳 第二卷 梦中不知身是客 六十四 莫向光明惰寸功

天宝不在鹊庄的三日间,白沐阳为了救那名中了溶骨术的年轻人,已经几昼夜没睡了,想尽办法终于令他止了血,但还没找到让他恢复健康的法子。万试万灵的神药金桃胶也毫无用处,他的骨头仍然软绵绵的象棉花糖。人也没有任何意识,他就是一坨有温度有心跳的人形棉花糖。但又不能冰冻他缓解病情,因为冰冻会让他的皮肉烂得更快。

白沐阳倔劲上来了,卷了个铺盖到无患阁与病人同室而居,把所有的医书都搬了过去。婉如怕丈夫生病,一直守在旁边伺候。

蓝拥雪和玉瑶在冰窖守着儿子,心思忐忑。阿妍和阿卉、莼之每日自去练功。因此没有人对天宝和哑叔回庄太过关注,更没人发现天宝和哑叔都与从前完全不同了。

天宝能听懂鸟语后,世界对他打开了一扇全新的广阔大门。但他坐忘更难了,在湖边打坐时,听着湖边各种小鸟的聊天声,浮想联翩,经常笑出声来。

莼之对当日在集上没有追上天宝一事十分愧疚,也不好意思提醒他。

这日几人在湖边打坐,两只乌鹊看他们练功,在旁闲聊:“我得说那个大一点叫天宝的,是我见过的最蠢的少年。”

“真的么?哈哈哈。可是他这么蠢还想得美,你瞧他看阿妍小姐的眼神,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啊。”

“癞蛤蟆为什么不能想吃天鹅肉?”

“自然是因为天鹅美,蛤蟆丑。”

“谁说的?我觉得天鹅根本不及你美貌之万一。这句话该改成癞蛤蟆想吃乌鹊肉。”

“哎呀,讨厌啦!”

天宝听得瞋目切齿。阿卉见了,轻声问姐姐:“姐姐,天宝哥哥好象要走火入魔了?”

“他这不是走火入魔。”

“那是什么?”

阿妍在阿卉耳边低声说了几句,阿卉格格笑着拍拍天宝:“天宝哥哥,你是不是想出恭?”

每日饮食仍是两餐松子,一餐黄色蘑菇,玄见果再也没见过。天宝饿得头晕眼花,更没心思练功了。莼之悟性好,打坐次次都能坐忘,学习练功加饮食配合,渐渐步履轻快,眼神清亮,象个小道童的样子了。

杜婉如抽空检查了一次两人的练功进展,嘴上没说,心里却觉得天宝进展龟速,实在太笨。有次忍不住问白沐阳:“有没有让人变聪明的药方?”

“聪慧一事,实为天赋决定。用药将一蠢笨如牛之人改造得聪慧伶俐,岂不是逆天而行?昔日周文王……”

婉如见丈夫又将长篇大论开讲,忙打断他的话:“有这种药方吗?”

白沐阳说:“夫人,你知不知道打断别人的话,是一种很失礼数的行为?”

“那你到底会不会配?”

“想来世上并无此药方,否则,世上哪还会有蠢人?但是,如果能想法子配一昧开慧汤出来,定然十分有趣!比如把猪变得比猴子聪明!”说着说着,白沐阳手舞足蹈起来:“我去试试。”

杜婉如摇摇头,知道丈夫是顽童心态,最爱试验新药,不过有些主意在实现前他就忘记了。从此不问,也不再查看天宝的进度。

天宝乐得逍遥,于是每夜待莼之睡了,就溜出房,下到山脚的园子哑叔的小屋里去。

哑叔长相粗豪丑陋,实则满腹经纶,博古通今。他教天宝识字读书,让他读的第一本书却不是《三字经》、《弟子规》、《幼学琼林》,而是司马迁的《史记》。

哑叔最爱《史记》:“读史是最快的明智之法。太史公旷世之才,究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成一家之言,千载之下读来,英锐之气和昭然文采兀自虎虎生威。最难得是的,太史公从不为尊者讳,不为亲者讳,不为贤者讳,此书称得上高视千载。”

虽然天宝听不明白哑叔对《史记》的评价,但十分喜欢史记中生动传神的故事,那些王侯将相、士人食客、先秦诸子、游侠刺客的故事给了他巨大的震撼和启迪,因此,他识字读书十分刻苦。

除了学习史记,哑叔还教天宝练剑。哑叔教的功夫属天剑门软剑派,讲究以气御剑,因此每日天宝的功课也是练气。华阳门的道术打坐讲究虚空,放空身子放空头脑,让自己的身体成为空空的容器,使气息与天地共振。而天剑门则讲究内炼神丹,引丹田之气在周身流转,再以凝神之法将内息加强,将功力聚集于丹田,再控制这种功力于剑术上,与华阳道术的练法刚好完全相反。

天宝自己发现了这一本质区别,心想华阳真人自己都没成仙,那练习他们的道术成仙至少要百年吧?反而练习天剑门的剑术更快变成有本事的人,不如练成剑术再练习道术,岂不是一举两得。

当下白天的练习做样子,晚上练功,打坐时正好睡觉。

哑叔不知从哪学来了一手好厨艺,特别是点心做得好,他见天宝日日只是食用松子蘑菇,便在晚间准备些点心,奖赏学习认真的天宝。天宝和莼之本来差不多胖瘦,回庄十日后,体重气色都明显有了区别。

玉琪不在,玉瑶接手了天宝和莼之的教学任务,她不再让天宝和莼之猎鸟,而是每日带着孩子们拜过文昌帝后便开始讲道。因为孩子们程度不一,便根据各自水平选择不同的书来讲。

莼之发现,阿卉极其聪明,几乎是过目不忘,阿妍虽然也很聪慧,但比妹妹差了一点儿。不过她非常认真,阿卉却玩心极重,因此学得颇为马虎。她们俩虽然年幼,却比莼之和天宝基础好得多,因此,下午仍旧练功,而莼之和天宝以道学一窍不通,玉瑶叫他俩这段时间下午以自己读书为主。

莼之原本聪慧,此时想尽快学成好替父亲报仇,学得异常认真,进展神速。

天宝识字不多,道藏更看不懂,听了几天后,觉得实在枯燥,心里觉得背这些劳什子道藏没什么用,加上晚上在哑叔那边学习,经常一坐下就开始打磕睡。玉瑶心中不喜,对他只是摇头,干脆让莼之在课余教他识字,说待识字多了再背。

莼之对婉如交给自己教天宝识字读书的任务十分认真,每当天宝开始瞌睡,莼之耐心地等他睡上一小会,便会推醒他教他识字背书。

有一日天宝实在困得睁不开眼睛,说:“你别管我了,你自己读吧。”

莼之望着天宝,问道:“大哥,你肯留在这里的原因是什么?”

天宝在心里说:“我天天看见阿妍,还想练好功夫,找到母亲,保护她,从此不再让任何人打她。也不让任何人欺负我。”嘴上却说:“我没有地方去啊。”

莼之认真地说:“你可听过‘男儿欲遂平生志,六经勤向窗前读’?”

天宝一梗脖子:“自然听过。”

莼之笑笑:“那就好。”出门捡了一堆小石子堆在案前,“得罪了。”

“你,你要用这些石子做什么?”

“若你倦了,可小憩一刻,若犯懒不读,我便用石子打你的头。”

天宝犹豫犹豫地答应了,心里却有点不以为然,心想我躲到书架后面睡,你还怎么打我?

谁知莼之说到做到,只要天宝睡着了,不管他在藏书室的哪个角落,莼之信手拈起的任何一颗石头,以随身带着的金弹弓发出,都能准备无误地击中他。

有一次天宝躲到书架后面去睡,莼之弹出来的小石子,居然在天花上一弹,拐了个弯,弹中了天宝的鼻子,把天宝吓出一身冷汗。气冲冲地走到莼之面前,莼之抬眼望着他:“大哥,现在是读书的时间。”

天宝见他气度从容,自个儿先矮了一截,没好气地说:“我根本看不懂这些,你自己好好读便是。管我作甚?”

莼之正色道:“大哥,我们在鹊庄吃住,并无付出,受人恩惠,终归是要还的。我听白夫人说过,华阳门有个剑阵,唤作北罡七星阵,需七个人持剑摆阵御敌。何况师父也说过,将来重炼云瞳需你我之力,目下华阳门人丁并不兴旺,若有朝一日需你我组阵,无论我们中的谁功力不好,都必会引致组阵失败,拖累他人性命。所谓同心山成玉,协力土成金便是这个意思了。当然我也有私心,我希望可以早日重炼云瞳,我好离开鹊庄去报仇。”

天宝见莼之一脸正气,大义凛然,不由又是羞愧又是感动:“我知道了。”

自此再也不敢偷懒,即便听不懂,也硬着头皮狂背道藏,渐渐发觉,背道藏的作用十分神奇,那些尚不明其义的语句在头脑中一浮现,便能迅速平复情绪,心情宁静。渐渐有了些许领悟。

嘉峪关市第二人民医院
运城市妇幼保健院
重庆哪家治疗白癜风医院好
锦州手术治疗白癜风
芜湖哪家医院治白癜风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