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菅直人彻底改革核电监管体制

发布时间:2019-07-12 23:32:08

菅直人:彻底改革核电监管体制

世界最大的电煤进口国、世界最大液化天然气进口国、世界第三大石油消费国以及世界第三大原油净进口国,顶着这几项“大帽子”的国家就是日本。

鉴于国内能源的严重匮乏,日本成为仅次于美国和法国的世界第三大核电大国,倒是也不足为奇了。在3月11日大地震前,日本全国一共有18座核电站,55个反应堆,核电占到日本发电量的30%左右。

如此庞大的核电工业,那么其监管机构又是那家呢?原来,多年来承担日本核电监管职能的机构是原子能安全保安院,该机构隶属于主导核电发展的经济产业省。也就是说,主导核电发展的和核电监管的是同一个“衙门”。

加强核电监管机构独立性

5月18日对日本核工业来说是一个重要的日子。当日,日本首相菅直人在首相官邸举行的发布会上表示,要从根本上审视核电管理方式。菅直人重申了他的主张:原子能安全保安院应该从经济产业省剥离开来。

“推广和监管核能的实体属于同一个政府机构,这引发了对独立性的质疑。”菅直人说,“就这一点而言,我们的体制不健全。我相信,需要从根本上重新审视国家多年来管理核电的方式。”

一手抓监管,一手促生产,这种模式在日本核电业的效果如何呢?据日本国内的一份调查报告,东京电力公司下属的核电厂,从1987年到1995年间,篡改伪造安全检查记录29份。2002年这一丑闻曝光后,东京电力公司遭到社会各界强烈批评,公司高层也因此全部引咎辞职。可是该公司的核电安全记录似乎并没有得到根本改善。2007年7月16日,日本地震后东京电力公司下属的柏崎刈羽核电站发生核泄漏事件。这一事件在日本引发了关于核电安全和监管体制改革的新一轮争论。时任国际原子能机构总干事的巴拉迪也要求日本政府进行透明、彻底的调查。多次出现安全不良记录后,东京电力公司,这个为日本供应了全国一半核能发电量的公司依然我行所素。

东京电力公司的“底气”或许还来自日本政府同企业之间的暧昧关系。政府高级官员离任后,进入自己以前监管的行业任职,这种“旋转门”现象在日本屡见不鲜。政商界的关系亲密,前政府高官的名字经常出现在日本电力公司的高级股东名单中。日本民众普遍认为经济产业省和东京电力公司的密切关系妨碍了对电力公司的监管。英国 《经济学人》杂志更一针见血,抨击日本政府与核能相关产业之间是“私通”关系。

福岛核事故发生后,日本官房长官枝野幸男曾表示,“为避免引起公众的疑虑”,政府将要求经济产业省的高级官员暂勿在电力公司任职。

日本应该成立一个具有独立性的核能安全监管机构,而美国的核管理委员会在很多人看来就是日本核电监管改革的方向。

英国《金融时报》分析称,菅直人要彻底改革核电监管体制的言论,标志着日本政府的努力进入了新阶段,目的是重塑国内民众及国际社会对该国庞大核电行业的信心。

化石能源进口呈大增之势

日本作为世界第三大经济体,没有强大的能源支撑简直是不可想象的,但“地利不济”,能源匮乏成为其不可承受之重。日本可有的本土能源选择寥寥无几,虽说可再生能源潜力不小,但在较长时间内仍难挑大梁。在核电受困之际,日本的选择也唯有多进口化石能源。但也带来两方面的问题,一要需花费更多的银子,另一方面,排放更多的温室气体。换句话说,日本骑虎难下。

有分析人士称,日本的核事故会影响全球能源供应结构,尤其会增加天然气的使用量。的确,为了应对当前的能源供应紧张,日本已经加大了液化天然气和煤炭的进口量。日本已经行动起来,积极与天然气主产国展开合作,争夺开采权和采购权。最近,日本五家企业联合设立的新公司与俄罗斯国营燃气公司达成协议,拟于2017年正式投产西伯利亚油气田。由新日本石油公司和新日本矿业公司整合成的“JX日石日矿开发”最近以1亿美元单独获得了卡塔尔世界最大的天然气矿区开采权益。日本中部电力公司也积极奔赴中东,谋求新权益。为确保天然气运输,日本主要海运公司也积极投资增设专业的液化天然气运输船,三菱重工等大规模上马天然气液化储备罐。

加大液化天然气进口对日本来说,是机会,但也意味着高价。根据美国突破研究所(Breakthrough Institute)的能源和气候政策研究部门主任杰西·詹金斯的分析,一座天然气液化站的成本约为605亿美元。如果全部用天然气发电,日本每年将花费270亿美元来进口液化天然气。天然气的缺点显而易见,仍为化石燃料,仍会排放温室气体。日本的二氧化碳排放将增加1.89亿吨,较现在的排放水平提高15%。如果日本转向燃煤电站,情况会更糟糕。

可再生能源难担重任

菅直人在18日的会上表示,他希望日本整个国家围绕新能源的发展来重塑能源供应。他说:“我一直不断地说,我们需要重新考虑我们的能源政策,我们可能采取的政策是以风电、太阳能和生物质能为中心的发展方向。”

2009年,日本可再生能源发电仅占到2.4%。而要填补停止发展核电所留下的空白,日本将不得不到2030年将可再生能源发电比例提高到35%。这个目标远大,不过,难度也很大。

日本的电力市场被10个区域性公司占有,是高度“地域独占体制”下的有限竞争。因为日本缺乏必要的电连接,这些公司之间缺乏电力贸易的意愿。电的区域分化也阻碍了风电和太阳能的大规模发展。

根据全球风能协会数据,日本最丰富的风力资源分布在北部和南部,而这两个区域的电运输能力很有限。日本的主要电力消费区为国土中间区域。即便是日本的公共事业部门有改革的意愿,要想将风电从边远的南北方运送到日本的大城市也需要几年时间和耗巨资来提高电电力传输能力。

日本从1994年就开始对太阳能尤其是民用太阳能项目给予补贴,这一政策刺激了太阳能光伏市场的发展。但这一补贴政策在2006年终止。而且公共事业公司之间缺乏有效的合作也阻碍了太阳能在日本的进一步发展。当前日本90%的太阳能装机容量来自民用。而当代工业社会需要大规模的太阳能项目,在这种背景下,关于电力传输问题的风波再起。

日本地热资源丰富,是继美国和印尼之后的第三大地热国,但地热开发的障碍也很大。首先,地热能开发成本高昂。一座20兆瓦的地热发电站约需要700万美元的前期评估费用。其次,需要2000万到4000万美元的开采资金。再次,地热开采的投资回报期也长,一般需要5到7年。还有一点就是我们大家所熟知的,日本人热衷于泡温泉。很多温泉都被开发成了旅游景点,作为人们休闲度假疗养之所,人们自然不愿看到这些景点因发展地热而遭致毁坏。

日本首相菅直人在18日的发布会上承认日本核电管理体制不健全。

微商城提现怎么进入
开通微店
小程序商城怎么开发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