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武逆焚天 第二百八十六章 乱起峦城

发布时间:2019-09-26 03:47:59

武逆焚天 第二百八十六章 乱起峦城

眼前这名傀灵门弟子所说的话,与之前那人所说并沒有太大差别,不同之处在于眼前这名青年,对于他们傀灵门的这次行动了解的稍微多一些罢了,

左风从这青年身上倒是得到了一些其他信息,就是现在的峦城内外已经空前混乱,只是峦城之内还依旧保持着原本的繁荣热闹模样罢了,眼前这名青年在那位炼骨期八级的队长那里听说,此次除了他们傀灵门外,血狼帮和阴煞帮也都有着各自的行动,

在这个地区内就数他们三个势力最是强悍,而他们相互之间都在防备对方,所以傀灵门一出手才会如此狠辣,务要将此处的所有人除掉才展开行动,而且青年人还介绍了刚才的笛声,确是傀灵门门主在召唤众人,而这笛声也代表了峦城的拍卖会已经结束,

左风表情木然的点了点头,随后又将傀灵门和他们这次行动的事再次询问一番后,这才突然出手将那青年脑后的魂针取下,这名青年几乎在毫无所觉的情况下,就被左风以拔掉魂针的方式弄死,当青年看到左风拥有储物秘宝的时候,也已经注定了其最终的命运,

左风并非属于那种极为残忍好杀之人,但是这些傀灵门的人平日里的口碑也算是臭名远播,这种毫无所觉甚至沒有什么痛苦的方式,算是左风对于他有问必答的一种补偿吧,

左风将其身上的物品和之前杀掉那人的物品一并收走,这才转过身來看向不远处如死狗一般的柳姓武者,略微思索了一会,就说道:“你还有什么要说的,”

此时那柳姓武者从外表看去,和一般死尸几乎沒有什么分别,见他沒有任何反应,左风就缓步向着那边走去,同时开口说道:“看來你打算继续装下去喽,希望你不要改主意,”

左风话音落下的时候,也是走到了柳姓武者的近前,就在刚才左风说话之时,那柳姓武者的身体不自觉的颤抖了一下,虽然这动作非常细微,却哪里逃得过左风敏锐的观察,冷冷一笑左风的嘴角就勾起了一丝残忍的弧度,

将念力送入纳晶之中,很快左风就找到了一包药散,心念一动那药散就被左风取了出來,将纸包缓缓揭开露出里面淡zǐ色的粉末,这粉末正是左风当初刚到雁城时购买的醒神粉,虽然在天屏山内为救师父藤肖云时用掉了一部分,但是还剩下了眼前这小半包,

醒神粉的功效主要就是让人暂时保持亢奋状态,而这种药散最初的作用也是为了审讯之时,让被施刑之人保持兴奋不会昏厥,左风毫不犹豫的就捏了一小点,狠狠的按在了那柳姓武者后背的伤口中,

这醒神粉的效果倒是立竿见影,这药散原本也并非是为了疗伤所用,身体的亢奋让柳姓武者浑身立刻血脉喷张,原本已经渐渐要止血的伤口,再次有着不少的血液从其中流溢出來,

原本细不可闻的喘息声音突然变得粗重,这一下再也瞒不住他现在的情况,低低的哼了一声,极不情愿的将头扭过來,此时柳姓武者脸孔扭曲,因为左风那一脚将他的半边脸都击变形,所以他现在的脸是真正的变了形,

可即使如此他依旧还是怒视着左风说道:“你,你刚才是怎么知道我要对你不利的,我除了用灵气治愈体内的伤势,根本就沒有任何其他举动,”

柳姓武者之前在和左风交谈之中,不敢用此时的残躯与其对抗,所以就暗自运功先让自己的伤势有所缓解再行出手,可是左风压根就沒有给他任何机会,狠辣的一脚直接将他打的伤上加伤,

左风笑着一摊手,说道:“我沒有看出你有任何异常举动,”

“那你是

武逆焚天  第二百八十六章 乱起峦城

,”柳姓武者稍微一愣,就立刻问道,

“看你不爽罢了,你不要多想,”

左风若无其事的说道,好像在和一位老朋友闲聊其他无关痛痒的事一般,柳姓武者尴尬的张了张嘴,心中怒火中烧想要破口大骂,但是知道现在自己的情况也根本沒有资格说什么,于是嘴巴动了动后却沒说出半个字,

“好了,我现在就给你一点时间,不过骗小孩的把戏就不要抖出來的,那样不只浪费了你所余不多的生命,同时还会让你死前受到更多的折磨,那行么下面可以开始了,”

原本于姓武者还是那种极擅口齿之利,可是听了左风如此说话后,他反而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对方看上去虽然像是十五六岁的少年,可是心智却比那些二十出头的傀灵门青年要强上许多,

可是自己生存下來的最后一丝可能就攥在对方手里,他的脑筋也在不停的旋转,想要极力找到自己可以在其手中活下去的可能,

“在这混乱之地,自古就有着一个传说,据说有曾有一名炼神期的超级强者,最后在这片地域之中坐化,”

“啪”

清脆的巴掌不偏不倚的打在柳姓武者受伤的脸上,左风虽然出手并不重,但柳姓武者也被痛的差点断了气,一巴掌扇完,左风才不急不缓的开口说道:“说了骗小孩的把戏就不要提起,如果真有那种处所早就会被人搬空,而且你要是知道线索,还能是现在这副德行,”

柳姓武者此时很想咬牙切齿的大骂,但是他现在半边脸都几乎被打烂,哪那里还有什么牙齿给他咬,长长喘了口气之后,那柳姓武者就勉强开口说道:“此时傀灵门的人倾巢而出,他门内必定空虚,若是我带着你去……”

“啪”

同样rla的一掌将将柳姓武者的话打断了去,这提议乍一听起來还算不错,但根本经不起推敲,傀灵门这样的大势力,就算高手尽出也不可能被人轻易抄了老家,而且若是说他们沒有高手坐镇打死作风都不会相信,

柳姓武者此时已经陷入了绝望,左风轻轻叹息了一声,其实他对于这柳姓武者也并沒有抱太大希望,他也只是暂时想不到下一步该如何行动,想要让这个峦城地头蛇稍微启发一下自己罢了,

见到如此左风也懒得再与他废话,表情还是那般木然,但是双目之中却是有寒光闪烁,柳姓武者见到这眼神,慌忙大叫起來:“我还有一个秘密,非常大的秘密,这秘密对你绝对有用,”

左风原本缓缓抬起的手掌顿在空中,冷冷的说道:“那就将你所知道的秘密说出來,不过能不能放你一条活路,就要看你说的消息究竟值不值回你一条命了,”

柳姓武者勉强将头挺了挺,说道:“刚才听你询问那几个人,我知道你对于傀灵门很感兴趣,而我知道的秘密正是涉及他们,而且和最近混乱之地发生的大事也有关系,除非你能发誓,我说出秘密之后留我性命,不然我情愿将这个秘密带到下面去,”

看柳姓武者的表情,并不像是在跟自己开玩笑,好像也是真的知道一些什么惊天秘密,犹豫了一下后,说道:“我平生从來不去乱起誓,但是我可以保证若你说的秘密真如你刚才描述的那样,我保证不会杀你,”

柳姓武者眼神闪烁,显然是在判断左风这番话有多大的诚意,看到左风一眨不眨的瞪着自己,眼神之中也丝毫沒有躲闪,他这才轻轻点了点头,说道:“好吧,那我就将这个秘密告诉你,”

胸口剧烈的起伏了几下,左风看出柳姓武者此时虽然伤的很重,但是不知他用了什么秘法,竟然能够让伤口迅速止血,虽然沒有出手探查,但左风也敏锐的感觉到对方体内的灵气运行,竟然开始慢慢的趋于平缓,

这种现象让左风不禁有些惊骇,他原本认为就算自己不动手,他多半也很难活下來,可是看这柳姓武者此时模样一时半刻之间还真的不会死去,他现在已经开始有点后悔刚才的承诺,但是既然已经答应了对方,那就索性先听听他要说些什么再做计较,

柳姓武者长长吸了口气,这才说道:“其实傀灵门和阴煞帮还有血狼帮已经暗中联合,他们的目的是为了这次峦城拍卖会,或者说连峦城城主也在他们的算计之中,我不知道他们这三个势力究竟是如何达成的协议,不过这次他们明显是早有准备,就是要将今年拍卖的所有东西瓜分干净,”

左风默然的听着柳姓武者的叙说,但是心中却不禁冷笑,自己前段时间参加拍卖会,可是亲眼见到那些人在狗咬狗,如果说他们已经联合在一起这就太不合情理了,

可是左风刚刚想到这里,就猛地将眼睛睁大,同时在心中暗道“不对”,并非是柳姓武者说的有什么不对,而是他之前所思考的有所偏差,如果说他们三个势力已经联合在一起,他们必然要表现的还像以往的敌对姿态才正常,

若是连他都能看出这几个势力关系转好,那么自然也不可能瞒得住离殇那等人,不过这样看來,峦城还真的有可能迎來一场大乱,而这乱象恐怕会波及整个混乱之地,

济南糖尿病医院收费如何
济南糖尿病医院收费贵么
济南糖尿病医院手术价格
济南糖尿病医院收费贵吗
济南糖尿病医院收费标准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