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打工女皇吴士宏告别商场 抓笔勤耕忙出书

发布时间:2019-12-05 03:58:41

如今吴士宏与商界之间,除了一份《财经》杂志,便没有太多联系。 2006年4月19日,TCL集团发布公告,集团董事吴士宏将其持有的1008万股股份,全部转让给TCL的十位高管,不再持有任何TCL的股份。这是吴士宏退出商场三年后,人们首次看到有关她的消息。很快,“吴士宏在TCL输了一切,时代不需要吴士宏,吴士宏黯然退场”等猜测议论纷纷袭来。 没有声援,更没有吴士宏自己出来辩白,人们很快把这事忘了。 3个月后,7月16日,吴士宏突然出现在一个名为“社会企业家与公益事业”研讨会上。这是吴士宏三年来第一次公开亮相,没有任何职务,仅以一个译者的身份,吴士宏与作者戴维·伯恩斯坦一起,向中国的非政府组织人士推介和探讨一本新书《如何改变世界:社会企业家与新思想的威力》。会上吴士宏透露,公益事业将会是她未来的方向。 吴士宏的此次出场清楚地回答了人们的猜测,从TCL全身而退不是出局,而是彻底告别商界,向一个全新领域的转身。 2003年,吴士宏因为严重的心脏病离开了TCL,“当时,我特地请求李东生总裁不要公布我的病情,因为当时想,说不定哪天我还要回去呢。”吴士宏告诉《南都周刊》记者,离开了繁忙的工作,改变的不仅是自己的生活,更悄悄改变了她自己。她说如今她与商界之间,除了一份《财经》杂志,便没有太多联系了。 吴士宏的文化复兴运动 “我想要做个有文化的人,这是我从小的梦想。商场只锻炼了一个人的生存技能,可能也学到了一些知识,但是没有文化。所以我说这是我个人的一场‘文化复兴运动’。” 因为心脏病回家,后来又不小心骨折,风风火火了20年的吴士宏除了在家休养,突然什么也干不了了。读书,这个她从小的爱好突然又有机会跳出来牢牢地占据了她的生活。 吴在《逆风飞扬》里,曾经描写过对书的痴迷。多年后,吴士宏依靠自学取得了成人高考大专文凭,随之是20年的职业生涯。“商场上永远没有时间去系统地做一件事情,安静地读一本书都是奢望。”吴士宏在IBM的最后一年曾经决定要去美国一个小镇读EMBA,机票都已买好,双亲却突然双双病倒,读书的计划不得不再次搁浅。 此次因病休养,给了吴士宏难得的清闲时光。她说,仿佛又回到童年“吃书”的年代,文学不过瘾了,又开始读哲学、历史、艺术书籍。吴说,就像一个饿了很久的人,一旦开始就再也停不下来,静心读书使她延续到商场上一目十行的阅读习惯被彻底改变,很多哲学、社会科学的书艰涩难懂,她必须一页书来回看半天,读得辛苦。此外,她开始学习古代汉语,潜心研习古文经典。 公益事业 “我20年做的都是商场上的事情,商场规则已经潜移默化地变成了我的第二语言,而公益事业领域里我什么都不懂。” 读书的同时,吴的身体在逐渐恢复。她持续着宁静的生活,但也会突然想起今后做什么的问题。吴说,在这样一种完全自由的状态中,没有任何征兆的,一个念头越来越多地出现在脑海里,挥之不去。 “我突然想做点善事,刚开始我被自己的这个念头吓了一跳,我当时认为,这就要到深山老林,到最穷的地方,是一件特苦的事情,我觉得自己做不来。而且我20年做的全都是商场上的事情,商场规则已经潜移默化地变成了我的第二语言,而这个领域我什么都不懂。所以这个念头冒出来的时候我自己一直是排斥的,使劲要把它推开。”吴说。 吴士宏没敢把这个念头大声说出来,只悄悄地告诉了几个好朋友,让他们帮着找些这方面的书来看。2004年夏天,有个朋友给吴士宏带来了英文版的《如何改变世界》,本书作者是一名美国记者,他花费数年时间遍访了多个国家40个公益组织,选取了其中有代表性的9个案例和代表人物集结成书。吴士宏如获至宝,决定要把它翻译成中文。当时吴拿到的还是试行本,等2004年底英文版正式出版时,吴的中文版本也翻译得差不多了。 “我刚开始看这本书的时候,觉得这些人真了不起啊,简直是一群活雷锋!”吴士宏笑道,“后来随着被他们的经历一次次打动,我开始感受到,这些人能够几十年乐此不疲,他们在这项事业中,经历的不仅是艰难和寂寞,更有一些东西是真正让他们快乐、满足的。” 吴不讳言,翻译《如何改变世界》的时候,她就特别崇拜书中写到的尤努斯。这位孟加拉的经济学教授创建了专门贷款给穷人的乡村银行,因此受益者300多万,其中95%是原先赤贫的妇女。乡村银行和小额信贷的模式更在全球生根发芽,数以亿计的穷人因此受惠。2004年底,吴士宏终于在纽约的一个书店买到了尤努斯的英文版自传《穷人的银行家——小额贷款与抗击世界性贫穷之战》。吴读完心中充满激动和崇拜,按书中的地址给尤努斯教授发了E-mail,表达了想将他的自传翻译成中文的愿望。第三天,吴士宏收到了尤努斯肯定的回复。经过两个多月的工作,吴完成了初稿。 一头扎进了翻译的工作,吴士宏每天工作七八个小时。“你知道什么是最舒服的姿势吗?就是找个垫子坐在地上,背靠着沙发,窝在茶几这儿。”吴说,她每次一窝窝好几个小时,站起来上厕所的时候,就呦呦呦呦地挺不起腰来。吴心想该多做做运动了,并没有太往心里去,直至难以忍受去看医生,医生看完片子惊讶地问:“你居然还能站得起来?”勒令她必须及时手术。

上海远大医院肖明第
同煤三医院预约挂号
上饶治疗前列腺增生费用
六盘水癫痫病哪家治疗好
昆明哪里的妇科医院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