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仇官仇富的仇恨标签不要随便贴

发布时间:2019-07-14 01:21:04

仇官仇富的“仇恨标签”不要随便贴

新春伊始,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率先出版了络舆情白皮书,收录了近两年来15个广东法院应对络舆情的经典案例,包括胡益华抢劫、“微笑之问”杀警案、母亲溺死脑瘫儿案等。白皮书称“仇富仇官”制造络舆论焦点,民众在“仇富”心理下对“杭州飙车案”给予高度关注,在“仇官”心理下对关系官员身份职责、品德能力的案件尤为关注。(《羊城晚报》2月19日) 这个观察和分析是很精准的,敏感地把握住了当下络舆情的取向。这不,近来的焦点就集中于富人和官员两方面,一方面是就潘石屹等房产商是否涉嫌变相为贪官洗钱,质问任志强与潘石屹某个地块的交易是否涉嫌国资流失;另一方面,则是对潜在房叔房婶房大爷展开追击,或是对某个“受到权力迫害”的公民的支持中。一条平常的很难火,只要植入对官员对富人的仇恨,就很容易迅速被海量转发。 一个个众好像俨然都是易燃易爆品,对官对富的仇恨,就是那个随时能引爆络愤怒的火星。普通车祸没人关注,但假如你说那辆肇事车是一辆宝马,民情绪立刻起来了;街头斗殴没人当回事,但假如喊一声“城管打人了”、“警察打人了”,仇恨迅速集结;中年出轨太司空见惯了,但假如说王石、潘石屹之类的房产商出轨了,友就立马全来围观了。最意味深长的是当年广州那个案例:一个贫困母亲因孩子得重病而求助于舆论,无人理会,但当炒作者设置了一个“跪行到某个天桥下就给钱”的情节,有了“有钱人调戏穷人”的佐料,就成功吸引到关注和救助。人们后来对那位母亲的救助,并非出于爱心,而是出于对那个“迫害者”的仇恨。 这类情绪的蔓延,见证着社会的被撕裂,多数人站在一个被欺凌、被掠夺、被戏弄的受害者立场,去反抗那些他们想像中的“迫害者”官员和富人。贫富差距拉大和腐败横行,制造着社会阶层间的对立,这种对立将复杂的中国社会阶层变成了一对简单的仇恨:权贵与底层不可调和势不两立的冲突。 这种矛盾无法回避,但我并不赞成用“仇官仇富”这样充满话语暴力和歧义的词去描述。这个“仇”字太容易搅动人们的情绪,太容易引发纷争和口水。有必要对这种情绪进行细致分析,而不能随便贴“仇恨标签”。 说是“仇官”和“仇富”,国人的潜意识中对官和富即权力和财富,绝非仇恨,而是羡慕、崇拜和追逐。说是“仇官”,可从每年那千军万马奔向公务员考试的队伍就知道,怎么会仇恨呢?从“3岁小孩就知道长大要当官”的现实就知道,怎么会把仇恨的对象当成人生理想?从现实中国人对官员和权力的态

微商城平台市场怎么这么乱
微店怎么申请
外卖小程序开发 杭州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