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顾彬简介顾彬是个怎样的人

发布时间:2019-12-04 14:40:59

顾彬简介 顾彬是个怎样的人

顾彬简介:顾彬 (WolfgangKubin)生于1945年12月,现为德国波恩大学汉学系教授、主任、博士。主要从事中国中国古代及现代文学和思想史的研究。

作为著名汉学家、诗人、作家和翻译家,顾彬近年来已出版的重要著作有 《红楼梦研究》、 《中国诗歌史从皇朝的开始到结束》、 《20世纪中国文学史》等,重要译作有 《鲁迅选集六卷本》等。

今年8月29日,顾彬刚刚获得了中国国家出版总署颁发的第三届中华图书特殊贡献奖。

见到顾彬之前,我从各类报道中得到的顾彬形象是:一个专断霸道、不苟言笑、喜欢乱放炮的老外可以说,感觉并不太好。但见过他后,才发现原来不是想象的那样。顾彬给了我许多意外。

9月5日他来海大做讲座,两个半小时里,他一直站着讲课,并认真地回答每一个提问。岂止是没有架子,态度老实得简直近乎拘谨。

充满了幽默感的顾彬

因为提问的人太多,原定的半个小时根本不够。主持人徐敬亚教授两次提出延长时间

,顾彬都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徐敬亚流露出对他身体状况的担忧,顾彬说: 我不需要休息。只要给我瓶啤酒就好了。徐敬亚提出让工作人员马上去买,他赶忙制止道: 不用不用,我开玩笑的。坐在台下的王小妮教授问:德国人也会开玩笑吗?他对全场笑着说:当然,我充满了幽默感!

讲座结束后,与陪同者一起送他回下榻的酒店。路上停下来,去买冰冻啤酒和椰子。因为椰子很重,想让他们只给顾彬买就行了,于是对着商店喊:不用给我买椰子了。顾彬在一旁说:没关系,你不喝,我喝。放心。顾彬真的是有幽默感的。

在酒店一楼的大厅里,我们相对坐下,各举着一瓶啤酒,边喝边聊。

欧洲人顾彬

近年来,顾彬频繁受聘于北京各大学,他同时又是山东大学、青岛海洋大学和重庆某所大学的客座教授。但他的口音既不是京腔,也不是山东味,而是 正宗洋腔就是我们常听到老外说汉语的口音。也不够晓畅,说话语速有些慢,个别字词发音有些含糊,显得有些吃力。但日常及学术交流都没有问题。

顾彬说,他从小就学习拉丁语、法语、英语、德语。在他看来,外语是进行学术研究不可缺少的工具。我是欧洲人。他说。

开玩笑地问:您的外语学习能力这么强,下次见您会不会已经满口北京方言或山东方言?他摇摇头,说:那不可能。我30岁才开始学中文。如果我从小生活在中国,倒有可能的。

顾彬原本是学神学的,后来曾学习日语,并致力于日本文学研究。30岁时,因一个偶然的机会,他接触到康德翻译的李白的一首诗《黄鹤楼送孟浩然之广陵》,命运由此改变这首诗让他兴趣大发,他开始学习汉语,并研究唐诗。

最爱唐诗 喜欢李白

顾彬说,他对唐诗有着浓厚的兴趣。因为德国教现代汉语的教师缺乏,他曾经教了20多年的现代汉语, 但我的爱好仍然在古代,最喜欢唐诗。顾彬说。

谈到自己喜欢的唐朝诗人,顾彬认为,李白是个很勇敢、充满勇气的人, 不像杜甫,总是哭、流眼泪。他认为,李白的诗有一种内在的力气,不是软弱的东西。他对杜牧也给予很高评价,认为虽然比不上李白,但也是个很有才气的诗人。

除了唐诗研究,顾彬还将一些朦胧派诗人的作品译介入德国,包括王小妮、王家新、翟永明等。 虽然他们的诗不能和唐诗比,也是很不错的。顾彬说。

当问他,有无关注一些 更新的诗人,比如雷平阳、杨键、郑小琼的作品。他表示暂时没有,以后会考虑关注。

以精英的态度对待文学

因做客德国之声时,评价卫慧、棉棉等美女作家的书是垃圾,后被国内某些媒体曲解为顾彬说中国当代文学是垃圾,一度引发轩然大波。问:文学也许是可以按功能分类的,有些只作为消遣,不需要严肃对待?

对此,顾彬说:我认为,一部作品如果读了没有收获,就是在浪费时间。像杜牧的这首《赤壁》,跟了我30年。现在重读,仍然会有收获。他打了个比方:就像足球,有甲级、乙级、丙级队。但我只看高水平的球赛,比如德甲。我主张精英文学,只喜欢高水平文学,不会去浪费时间看低水平文学。但其它各种文学都可以存在,正像有高级联赛,也有业余比赛一样。

但他告诉,卫慧、棉棉的书在德国卖得挺好,而他翻译的许多诗集、专著等却远远不如。作为追求精英文学的顾彬,对此也很无奈。他摊开双手说:全世界都是这个样子。

不怕被攻击

开玩笑地问:您来中国,有没有穿防弹衣?因为要面对那么多攻击呢!顾彬知道指的是什么。对此,他说:这很正常啊!我表达的只是我自己的观点,别人也可以有不同的看法。我没有强迫别人接受我观点。其实很多人都有这种观点,只是不愿说,不敢说。而且,我的观点是不是正确,我也不知道。也许过了30年、50年,都灰飞烟灭了。

顾彬告诉,在欧洲,学术界鼓励存在多种声音,没有所谓主流观点。学术争论在欧洲是很平常的事。所以,他习惯这种方式。

说:感觉您是个很严谨的人。他说:别人也有这样说的。我不一定这样看我自己,但每个人对我的形象,可以有不同的看法。

对于一些媒体的负面报道,顾彬认为,他们不一定故意的。有时候我应该回答别人的问题,但我不喜欢重复说话,那太无聊。我希望一件事情只说一遍,每次和别人说话都有新的观点。他说,别人可能是因此产生了误解。

严谨而又温情的顾彬

顾彬在讲座中,提到的人物名字,都投影到幕布上,一一指给大家讲解;听日程安排时,会详细计算来回路上花费的时间,并给出更高效利用时间的建议德国人的严谨可见一斑。

但严谨并不意味着冷冰冰、缺乏生活情趣。在讲座中,顾彬说话的间隙,手指交叉着,抚摩左手无名指上一枚细细的戒指。这个细节引起了的注意。当问起时,他面露惊讶的神色,反问:是吗?他告诉,这是个无意识的举动。觉得没有安全感的时候,就会下意识地抚摩戒指?问他,是想到了家人吗?他用微笑代替言语来回答。

他不愿多谈自己的家庭,据说他娶了位中国太太,生活幸福。但他不愿让家人在公众的注意中曝光。虽然不免感到遗憾,也是可以理解,并且应该尊重的吧!

顾彬说他热爱足球运动。而且只和专业队员踢保持了和文学一样的 精英品味。但因为年龄大了,现在只能踢后卫的位置。他还透露,至今他每年都要跑一到两次半程马拉松呢。

热爱文化古迹的顾彬

顾彬9月4日中午到达海口,9月6日下午飞离海口去北京。短短的两天时间,除了讲座,他还特意安排时间参观了五公祠、海瑞墓,并且专程赴儋州看了东坡书院等文化古迹。顾彬对中国古迹非常热爱,因为这是文化传承的必需,是承载着 记忆的东西。

在王家新的一篇文章中,透露顾彬喜欢喝二锅头。此次,顾彬向证实了这种说法。顾彬说,这次来海南,他爱上海南本地产的某品牌啤酒。巧合的是,这种啤酒是用德国啤酒花酿造的。猜想,也许顾彬爱上的,是故乡的味道?

顾彬告诉,这是他第一次到海南,感觉非常好。他说:这是一个非常美丽的海岛。他希望以后有机会再来海南。

手记

我们交谈了一个多小时,顾彬第二天还安排了很多事情要做。于是我们就此别过。顾彬一手拿着资料,一手捧着一个开了口的椰子,腋下还夹着一个公文包,样子有点滑稽。

告别的时候,他对说:很抱歉,我没有办法和你握手了。这个老头,真是很可爱的。

研究中国文学本就是个苦差使,作为一个外国人,更加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尤其,他三十岁才从零开始他的选择本身就值得我们尊重,不是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