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23岁小伙爱上44岁妇女闪婚闪离拘禁前妻奢侈品市场和消费

发布时间:2020-02-14 23:31:33

23岁小伙爱上44岁妇女 闪婚闪离拘禁前妻被抓获

一个是23岁的年轻小伙,一个是年逾40岁的中年妇女,两人通过络产生了感情,两个月后就结婚了。不过,这段婚姻保持得不久,两个月后,女方就提出离婚,男子一直不肯,并以跳楼相威胁。离婚后,男子一直想找机会复合,但女方不肯。今年大年初四,男子强即将女子拉到老家非法拘禁了一个月。

近日,南丹县公安局民警远赴崇左市,成功将被拘禁女子黄某解救出来,并将男子冯某抓捕归案。

女子遭前夫非法拘禁一月

3月17日9时30分,1女子到南丹县公安局城北派出所报案,称其小姑黄某2月22日在南丹县金叶街一巷家中失踪至今。3月16日,黄某打回家,称她被前夫冯某强行拉到广西崇左市大新县五山乡盆山村中坡屯105号家中拘禁至今。在此期间被殴打,不能与外人接触,要求派出所民警去解救。

接到报案后,南丹县公安局领导高度重视,当日派刑侦大队副大队长胡耀飞带领城区警组民警前往大新县5山乡盆山村中坡屯进行解救。

3月18日晚,胡耀飞和其他民警赶到大新县城。为避免打草惊蛇,确保解救成功,解救民警向大新警方通报此案情,请求大新警方协助解救黄某某,并将冯某缉拿归案。

随后,大新县公安局5山派出所开展侦查布控工作。3月20日,南丹警方和5山派出所民警在中坡屯联合将冯某擒获,并成功将黄某解救出来。

经初查,冯某现年23岁,小学文化,系崇左市大新县5山乡盆山村中坡屯人,近几年在南丹县城打工。黄某现年44岁,系南丹县罗富乡人。黄某在80年代曾与南丹县六寨镇男子韦某结婚,育有一对儿女。1997年因与韦某感谢情不和而离婚。之后,她与另外1男子结婚,2011年离婚。直到2014年遇到22岁的冯某,两人的孽缘由此开启。

随着调查的深入,冯某非法拘禁黄某的真相终究大白于天下。

相差21岁姐弟上相识

2014年3月的一天,南丹县44岁离异女子黄某在上聊天时,偶然认识了在南丹打工的23岁小伙冯某。刚开始,黄某并没打算加他为好友,可他总是不断发信息过来,主动聊天。黄某拗不过冯某的执着,合盘托出了她的人生经历,曾有过两段不幸的婚姻,与前夫育有一双儿女。女儿今年26岁,已出嫁,儿子与冯某年纪相仿。她之前开过修理厂,还开过服装店,做了几年生意,现在给他人打工。交谈中,冯某被黄某丰富的人生经历所吸引。聊结束时,双方相互留下了联系。

黄某虽然44岁了,已是两个孩子的妈,但身高1米65,身材皮肤依然保持得相当好,性情又开朗大方,交际圈颇广。两人初次见面后,冯某就对黄某一见倾心。尔后,冯某常常找机会约黄某出来漫步、聊天、吃饭。孤独多年的黄某感受到了冯某的温顺、体贴,冰封的心很快就向冯某打开了。约会几次后,两人很快就同居了。认识两个月后,黄某不顾父母的反对,与冯某领取了结婚证,租住在南丹县城的1处民房里。

姐弟恋闪婚闪离

初婚的一段时间,两人相处还比较和谐,黄某感受到了多年没有过的快乐和幸福。两人还回到冯某的老家大新县5山乡盆山村中坡屯住了一段时间。“他家很穷,房子很破旧,屋里没有甚么像样的家具,兄弟姐妹较多,爷爷奶奶、父母都是老实的农民,但是他们对我都挺好的,也不让我做家务什么的。”对冯某的家人,黄某还心存一份感激,他们其实不厌弃自己比他们的儿子大20岁。

但是,开心的日子没过多久,黄某感觉冯某就像变了个人,工也不好好做,经常饮酒发酒疯,喝醉了就打人,黄某常常被打得鼻青脸肿。冯某酒醒了就向她道歉,还常常向她借钱,说要做生意什么的。起初,黄某还真的跟父母借了3万元给他。但冯某狮子大开口,索要财物越来越多,黄某说实在没有了,她也是给人家打工的,要不到钱,冯某又开始以跳楼自杀相威胁。整天动不动就挨打,被索要钱财,黄某受不了这样的折磨,而且两人相差21岁的爱情本来就不被家人看好,她想到了离婚。

“我感到绝望了,我以为终于找到了真爱,那知道又误入了一个狼窝!”结婚两个月后,黄某决定快速斩断这段不靠谱的姐弟情。

离婚后仍纠缠不清

离婚后,冯某仍是对黄某纠缠不清,常常打约见面,还多次跑到她住的地方守着,想复婚,但黄某坚决不肯,一直躲着他。后来冯某就以还钱的理由想约黄某见面,但黄某仍避而不见,她称那些钱她也没打算要回来,分就分了,不要再有甚么牵扯。

今年春节,冯某独自一人回老家过年。在家期间,他越想越放不下这段感情,他决定要把黄某抓来好好谈一谈。

大年初四这天,冯某租了一辆黑色小轿车从崇左开到了南丹县城,停靠在黄某家楼下,从下午4点一直等到了晚上。7点多的时候,黄某终究出现了,她坐了1辆三轮车来到家门口,准备取出钥匙开门,这时候冯某突然窜到黄某身后,叫了1声她的名字,她就回头望了一下,冯某立即上前用双手勒住她的肩膀把她往外拖,黄某立即大叫:“阿弟,阿弟(黄某儿子乳名)。”冯某又勒住她脖子捂住她嘴巴将其强行拖入车内。

在途中,冯某屡次用拳头殴打黄某的面部、手臂、大腿等,避免她大喊大叫。连夜驱车4小时后,车终究来到冯某位于大新的农村老家。

拘禁期间受尽凌辱

到家后,冯某搜走了黄某身上所有的钱,并拿走她的了,避免她与外界联系逃走。拘禁期间,冯某整天将她反锁在家里,不让她出去,屡次威逼和恐吓要与其复婚,如稍有不从,就拳脚相加。当她来例假的时候,还屡次强行与她产生性关系。当他翻看黄某,发现她和别的男人的聊天信息,就醋意大发大骂她犯贱总是勾引其他男人,并狠甩她几巴掌,用力朝她身上踢,打得黄某跪地求饶为止。

拘禁期间,冯某的父母不在家都出去打工了,他爷爷耳朵不太好,奶奶不会普通话,因此,一个月来,都没人知道黄某被冯某非法拘禁在此。

就在黄某被折磨得伤痕累累,岌岌可危的时候,她在南丹的家人终究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及时报警求助。

目前,冯某已被南丹警方履行刑事拘留,案件正在进一步审理当中,等待他的将是法律的重办。(黄理科、王潇)

得了鼻塞怎么办特别难受
经期不准吃哪种药
他达拉非和万艾可哪个好
参松养心胶囊是热药吗
脚麻木用什么药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