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寂静王冠 第十一章 扑火

发布时间:2020-01-16 19:37:18

寂静王冠 第十一章 扑火

“我们不能毁掉乐器么?”

“乐器和乐师之间的共鸣联系甚至比夫妻、比血缘之间更加密切。如果他感应到乐器损坏的话,我们将丧失主动。因为他不论是逃走,还是就地进行大规模的献祭,强行硬攻,我们都无能为力。”

叶清玄心中一动:“我们只要……”

“不可能的。”狼笛洞彻了他心中的侥幸:“你没有亲眼见到过献祭,所以你不懂。只要黑乐师只要吹奏和吟唱邪神礼赞,就足以引来邪神的目光。

礼赞的声音会覆盖整个小镇,到时候所有人都只能眼看着自己的血从皮肤下面渗出,在地上汇聚成河。所有的生命都会被来自深渊的手掌掠走。这个过程甚至可以长达三个小时,因为乐师的演奏只是基调,祭品的哀鸣才是礼赞的主题。

这才是邪教徒最令人讨厌的一点:哪怕杀死他很容易,但却很难阻挡他玉石俱焚的反击。

不过,百目者也并非是慷慨的神,献祭对于乐师本身也是一个极强的折磨。除非代价大到他无法承受。否则他不会使用的这么轻易。”

听到狼笛说完,叶清玄眼中的侥幸一点一点的熄灭了,到最后,陷入沉默。

“所以,必须,必须这样做么?”

“这是目前最好的办法。”狼笛说:“叶,很抱歉,但我也无能为力。”

“小镇的戍卫队呢?不是还有……”

“对于乐师来说,常人的数量没有意义,哪怕叫上他们,也只是徒增伤亡而已。”

狼笛的眼神肃冷:“抱歉,是我将他带到这里,所以我不能任由他的破坏继续下去。我还有更重要的使命必须继续,如果无法完成,死的人将比这个小镇要多出数十倍,甚至百倍。”

在寂静里,他扭过头,凝视着维托。

维托的面色渐渐苍白起来。

“抱歉,虽然我不认识你,但只能将这个任务交给你。这不是以乐师法案所进行的强行征召,但我希望你能明白这其中的道理。”

他伸手按向维托的肩膀:“这是我个人的请求,拜……”

他的话语戛然而止,因为手掌并没有按落,而是被旁边伸出地手掌钳住,动弹不得。

他从未想到这个东方少年的手臂有这么强的力量,像是铁钳一样。

维托愣住了,狼笛错愕地扭头,看到低头地少年。

“叶,现在不……”

狼笛想说什么,却看到少年抬起头来了,他的白发在烛火里带着金属一样的银光,可眼瞳是漆黑的。

“我去。”

叶清玄轻声说:“布雨师见过我。我拿着乐器,他不会怀疑。”

当叶清玄走出房间时,看到走廊尽头沉默地神父。神父静静地凝视着他,眼神复杂。

叶清玄沉默地低下头,在从他身旁走过时,轻声说:“让您失望了,神父。我大概天生不是做神职人员的料子吧。”

神父沉默不语,任由他提着黑色地箱子推开教堂的大门离去。大黄狗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欢快地跟着他一块离去了。

很快,狼笛蹩脚地推着轮椅从房间里走出来。

“这是乐师的征召,我无从置喙,但有一点希望你明白。”

班恩神父忽然轻声说:“我以教团的代表人的名义告诉你,如果他出了什么事情而你还活着的话,你会为你的错误付出代价。”

“他会活着回来。”狼笛低声说:“哪怕我死了。”

说着,他看了一眼教堂门外的夜色,忍不住叹了口气,继续蹩脚地推着轮椅走向预定地点。

只是他的脑中,却始终萦绕着少年说出那句话时的表情:郑重又平和,而且带着就连自己都无法察觉到的……笑?

那么一无反顾,像是飞蛾扑向火焰的笑容……

自从黄昏时刻逃脱之后,叶清玄昏迷了一个小时,再回到街道上的时,已经是深夜了。

夜色浓厚,寂静地小镇上一片昏暗,再无行人。

叶清玄一个人孤零零地走在街道上,听到背后大黄狗的轻快脚步声。老费跟在叶清玄地旁边,仰头看着他,眼神依旧不屑,搞不清他究竟要弄什么东西。

现在看到老费那么桀骜地眼神,叶清玄忽然有些轻松了。

这么多年了,自己来到这个远离了阿瓦隆的城市,物是人非,可它还陪着自己,而且不在乎这个‘小弟’又废柴又懒惰,还经常逮一些死老鼠来给自己吃。真是令人倍感欣慰和温暖。

“老费,回去吧。”

叶清玄蹲下头,摸了摸他的项圈,轻声说:“这么多年,谢谢你一直陪着我。”

老费歪着头看着他,像是听不懂,许久之后伸出爪子,搭在他的肩膀上,用力地拍打了两下。又是这招牌性的鼓励动作,真不知道他是从哪里学来的。

“汪~”

它叫了一声,张大嘴打了个哈欠,然后转身离开,在街道的尽头又回头,看了他一眼之后走上了回家的路。

月光之下,叶清玄看着老费走远,低下头,解开黑箱上的银色绳索,撕下封条。

于是,冰冷的河水便从箱子的缝隙里露出来了,滴在地上,留下一路湿迹。狼笛亲手制作的以太之索封死了乐器的共鸣。可现在随着绳索的解开,它又一次地开始颤动了,发出呼唤主人前来的声音。

叶清玄静静等待,回忆起狼笛的声音。

“布雨师并非是万中难觅的颂唱者,也不是天赋卓绝的良才。他对符文的研究我不清楚有多深,但可以确定,他大部分能力都在乐器之上。

所以,你只要带着它,布雨师会投鼠忌器,不敢对你使用伤害性太强的手段。这是我们的可趁之机。但是你要小心,百目者往往会赋予他的侍从一些奇怪的能力和道具。”

狼笛抚摸着膝上的竖笛,眼神冷厉:“你的任务只是将他引出来,他一旦出现,就将乐器彻底毁掉,然后迅速离开。

我会在暗处跟着你,对付他的任务交给我。”

叶清玄沉默地回忆着,确保自己没有任何的遗漏。

在一片寂静里,他听见远处传来海潮的声音,像是心中的恐惧一样,它们鼓动着,在那个狭小的空腔中招摇震荡。

所以他听见自己心跳的声音,又混乱,又恐慌,震颤不安。

如果自己死了,神父会难过么?他是一个合格的抚养着。收养了自己,纵容自己的叛逆,这么多年来都……还有老费,还有维托。

他们将来都会好么?

叶清玄的思绪忽然顿住了,停止想象。

因为他终于听见了脚步声从远方而来,如此低沉,如此静寂。

“他来了。”

叶清玄转身凝望着声音的来处,自言自语,可是他忽然不再害怕。

明明肺腑之间全部都被惶恐和不安所填满,可心脏忽然平静了,血液在流淌,像是雪河流动在在冰川里,如此静谧,如此安宁。

――这大概就是自己吧?

“那就来吧。”

他轻声说。

乐师也好,怪物也好,命运也好。

我不会害怕。

静谧之中,月光无声流淌。

在清辉之下,有人步履沉重地从黑暗中走来。

像是背负了什么千钧重物,又像是身负重伤,他的脚步蹒跚,拖着身体向前艰难挪动。

他走到月光之下,动作僵硬地抬头,看到叶清玄之后,嘴角露出笑容,拖曳在地上的斧头也高兴地迸射出火星来了。

他来了!

“不对。”

叶清玄心中忽然响起一个声音:“这不对……”

那个隐约有些熟悉的影子穿着灰色的皮衣,面容笼罩在兜帽的一片漆黑中,可手中的斧头倒映着月光

沉重的伐斧在地上划过了一溜火花,然后被高举而起,像是要斩碎那一轮残月的光。紧接着,他冲过来了,速度飞快,癫狂地发出叫喊。

“不对!”叶清玄忽然醒悟。

可是已经晚了。

苍凉的笛声忽然响起,如同鹰隼冲上天空一样,拔高,拔高,拔高!

它带着飘摇的曲调回旋上升,然后又从天而降,席卷了大地,于是大地开始颤动。那种笛声宛如鬼魅一般的飘摇,发出呼唤。

于是尘埃飘扬而起,被月光包裹,颤动着,变得模糊,旋即又显现出了具象的形体……它行走在地上,银白的毛发飘扬在潮风,宛如月光奔流。

尖锐的长啸从它的口中迸发,它从大地之上一跃而起,在空中显露出足足有一人多高的庞大身形。那是一匹巨大的……胡狼?!

随着呼唤,数只和它同样的巨狼从屋檐和墙壁上跳下来。速度快得像是一道道银色的轨迹在雾气中盘旋,只是一瞬,便已经来到了那个男人的面前,咬碎了手中的尖锐斧头。

精铁打造的斧头在狼吻之下,宛如泥土一般变形了,断为两截,分崩离析!同时碎裂的还有他的双腿,狼群一扑而上,像是要将他彻底分尸,却在最后的瞬间戛然而止。

“狼笛,停下!”

叶清玄高喊:“他不是布雨师。”

狼群宛如凝固了一样,瞬间停止。它们紧盯着地上那个血泊中那个人,又回头看向他。一瞬间,数十只碧绿色的眼瞳注视而来,那种纯粹兽性的眼神令他不寒而栗。

他压抑着绝大的恐惧,走进血泊里,用力扯下了血泊中的兜帽,然后愣住了。

来的人绝不可能是布雨师。

月光下,那一张丑陋又浮肿地面孔,他是认识的!

这个男人,分明是小镇的伐木人皮蓬!他长的很丑,是因为小的时候的一场重病。虽然他汹酒,总是喝到昏迷不醒。可他是一个很好的人,救济过很多流浪的孩子。因为摸样被人恐惧,所以居住在镇边缘的木屋里,只有流浪猫陪伴着他自己。

可是他为什么要来这里?

为什么要对着自己举起武器?

就在错愕之间,他看到皮蓬的眼瞳骤然动了,在那一双翻白的眼瞳中,分明有一个黑点扩散开来。

皮蓬他……笑了?!

_

_

周一求推荐票冲榜,请大家帮把力,看看能不能冲进前十去。

北京北城医院怎么样
南京肛泰医院的电话
蚌埠妇科医院哪家好
赣州哪家医院治疗妇科好
河北市牛皮癣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